ag游戏技巧|平台
成功案例 / Team

联系电话Welcome to call us

15216832509

在线咨询 / Ask
当前位置:首页 -> 导航栏 -> 成功案例 -> 经办案例
指控既遂,判决未遂-黄某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辩护词
发表时间:2017-07-05 17:54:14浏览次数:194 次
        案情简介:黄某某系深圳某电子公司负责人,2015年11月,因其涉嫌非法经营罪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执行刑事拘留。后由于未能达到非法经营罪刑事追诉标准,又被已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移送起诉。辩护人在审理过程中,提出本案中查证属实的销售金额不能到达既遂的标准,在案货物已生产完毕但未能销售只能计算为货值金额,而非销售金额,从犯罪形态上来说是未遂而非既遂。法院采纳辩护意见后,当事人量刑档次也从两年以上,降为两年以下,最终宣告性为一年。



黄某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黄某某家属的委托,我依法担任黄某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的一审辩护人,出席今天的法庭审理。根据对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审查和多次会见黄某某了解本案案件事实,尤其是经过今天的法庭审理,辩护人现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评议本案时,予以参考。
        一、本案系全案未遂
        在案证据只能证明黄某某销售伪劣金额为1万元,而查获的20余元机顶盒是货存产品并未实际销售。公诉人在庭审过程中表示,货存产品是黄某某及其员工组装完成的,故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既遂,系适用法律错误。
       《刑法》第140条规定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既遂必须是完成销售行为,两高发布的《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2条也规定,“销售金额”是指生产者、销售者出售伪劣产品后所得和应得的全部违法收入。本案中,针对20余万元货存产品不存在有违法收入,故不可能构成该罪既遂。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从罪状表述上看是个选择性罪名,但根据立法本意,并不存在独立的生产伪劣产品罪既遂一说,如果产品没有销售、推向市场,就没有销售金额,因而也就不符合本罪的客观要件。司法解释对这种情况已经做了专门规定,即货值金额达到15万元的,构成本罪未遂,因此本案系全案未遂。
        二、涉案的部分非法电视网络设备不属于“产品”范畴,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在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局出具的设备认定意见中,已明确将涉案的部分网络机顶盒认定为非法电视网络接受设备。该部分非法电视网络接受设备违反国务院、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的相关规定,因其非法性,是不能在市场正常流通的违禁品。
        实际上,凭我们日常生活经验便可得知,具有接受境外卫星电视广播功能的网络机顶盒,是不可能作为“产品”在合法的市场上出现的,从本质上来说,该类非法电视网络接受设备和非法卫星地面接受设备并无二异,正如我们不能将非法卫星地面接受设备作为“产品”进行质量检验并认定其为伪劣产品一样,对涉案的非法机顶盒做这样的认定也是荒谬的。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法益侵害性在于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而本案中涉案的部分非法电视网络接受设备危害性在于对电视广播管理秩序的破坏,并没有侵害到市场经济秩序。从黄某某处购得非法机顶盒的张志鹏,在销售这些机顶盒的广告中是这样的介绍的:安装卫星电视,可接受国内外200余个频道,货到付款,上门安装机顶盒。从这短短的广告语中,不难发现,对非法机顶盒的销售不是在正常的市场流通领域进行的, 而是在“地下”进行的,对非法机顶盒有购买需求的人,也是基于收看国外电视台的特殊需求而购买该设备,并且这种市场需求,在当下环境中来看,显然也是非法的。
        总之,对于非法机顶盒,因其违法的本质特征,再考虑到供需两端的非法性、流通领域的不合法,其不属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中的“产品”,更与该罪所保护的市场经济秩序法益无涉。所以,涉案的库存产品中,应将该类非法电视网络设备加以剔除,确定货值金额。
        三、关于本案中不合格产品的证明标准问题
       《起诉书》所指控的本案涉案的机顶盒为不合格产品,依据有两方面,一是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执法总队出具的清单证实涉案机顶盒未获得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二是上海市质量监督检验技术研究院检测报告的检测结果证实涉案机顶盒不符合GB 9254-2008国家标准。辩护人认为,这两项证据对于涉案机顶盒为不合格产品的证明力不能达到刑诉法规定的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首先,强制性产品认证是政府依照法律法规实施的一种产品评价制度,对于列入《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的产品必须要通过认证机构的认证才能获准出厂、销售。显然,产品质量问题和是否参与认证是不同的问题,强制性产品认证不是产品质量标准,相关产品没有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并不一定意味着产品质量不合格,也可能存在有的产品本身质量是合格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参加强制性认证,未获得该机构的认证,这种行为违反的是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不能评价为产品质量合格与否。
        依照《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中“不合格”产品是指不符合《产品质量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质量要求的产品,未能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不属于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三种情形。另外,《产品质量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冒用、伪造认证标志行为的处罚措施中,也没有追究刑事责任的余地,而该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条都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条款,从《产品质量法》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衔接上看,没有获得强制性产品认证,甚至冒用、伪造认证标志都不是《刑法》中“不合格产品”认定的依据,没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必要。
        其次,对于上海市质检研究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前述援引的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五款规定,对于产品质量合格与否认定难以确定的,应当委托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产品质量检验机构进行鉴定。司法解释规定鉴定和本案中质检研究院所做的检测有本质的区别。虽然《刑诉法解释》第八十七条规定,对案件中专门性问题需要鉴定,但没有司法鉴定机构,或者法律、司法解释规定可以进行检验的,可以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检验,检验报告可以作为定罪量刑的参考。本案所涉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恰恰有司法解释明确规定需要进行鉴定,退一步说,即便法庭对此《检测报告》予以采纳,从证明力上来说,其不同于鉴定意见,仅可作为参考。
       《检测报告》的检测结论是,“经检测,本次产品抽检结果不符合上述检测依据相关规定。”也就是不符合本次检测依据GB 9254-2008信息技术设备的无线电骚扰限值和测量方法。该检测结论对于涉案机顶盒质量合格与否没有作出明确的结论,根据上海市高院、上海市检察院、上海市公安局发布的《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刑事案件中如何认定“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意见》规定,关于“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认定,应当根据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出具“不合格产品系不合格产品”的鉴定结论。根据该规定的精神,本案《检测报告》不符合结论明确的要求,并且对不合格产品认定需要鉴定结论予以明确而不是检测报告!
        另外,检测结论仅能证明涉案产品的不符合信息设备无线电骚扰限值这一国家标准,对于产品是否属于刑法中规定的不合格产品,还需要结合产品自身的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来加以认定。并且该国家标准也不属于《产品质量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
综合上述意见,辩护人认为,对本案中的网络机顶盒是否属于刑法规定的“不合格”产品,公诉人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说确实充分的证明了。
        三、关于本案的量刑
        本案中,黄某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行为属于未遂,且到案后如实的向办案机关供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考虑到非法电视网络机顶盒在库存产品中剔除后,货值金额刚刚到达本罪的起刑点,值得注意的是,涉案的库存产品,实际上都已积压仓库一年多,成为一堆电子垃圾,基本上没有流入市场的可能性,也很难说会产生社会危害性。
        此外,黄某某爱人患有抑郁症,因此事,病情进一步加重,其独自在深圳照料两个小孩,家庭负担极为沉重。
基于以上几点,再考虑到本案证据方面的问题,辩护人恳请能对黄某某适用缓刑。
        谢谢!
 
        此致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张强
                          
                         二〇一六年  月   日

TEL:15216832509TEL:15216832509FAX:

E-MIAL:zqlawoffice@126.com

ADD:上海市金沙江路3131号7号楼205室交通:地铁13号线

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 申申律师 2012-2015ICP备:沪ICP备17033224号-1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